返回

穿成人偶后拯救了世界[西幻]

首页
20、第 20 章
书架目录
    “……”目睹了这一切的马修有些无语。

    因为魔法的缘故,玛琪的尸身并未腐烂,还保持着生前的大致模样。但也并不美观——面色青紫,上面尸斑从生,显然是因为死去已久的缘故。

    这下子更多真情实意的尖叫声此起彼伏。

    “伯爵大人。 北纯讼匀槐凰淖龇づ,“您怎么能?。。 

    “不是血族干的。”

    但莫里斯打断了他的话,平静的说,“伤口的位置不对。”

    “什么????!”

    贝克忘记之前自己要说的话,露出不敢置信的神情:“不可能。 

    不止他,一旁的伯伦特男爵也面露惊色:“这怎么可能?。∧歉錾丝诿髅骶褪悄忝堑拟惭啦拍堋

    “看来我们需要一点时间与莫里斯伯爵专门探讨…”

    “不需要。”莫里斯回答,他苍白的肤色映衬着黑色的衣服有种诡异的美感,“既然与血族无关,我们今晚便会离开。”

    他对上前一步的冈德尔点点头,然后便径自离开了。

    “……”

    老巴德露出尴尬的神色,他对身后犹豫不决的伯伦特男爵摇了摇头:“如我们所想的那样,他们果然是来走个过场的。不论如何,我们先善后吧。”

    他指的是玛琪被打断的葬礼。因为他身边的贝克先生显然被激怒到了极点,现在正被两个人架着胳膊让他冷静,即使这样他依旧咒骂个不停:

    “他这是推卸责任。 薄霸趺纯赡懿皇悄忝钦庑└盟赖奈恚。。 薄暗茸虐,我一定会想办法讨个公道的!”

    薇薇安放下捂着眼睛的手,露出深思的表情。

    与其他人的想法不同,她倒是觉得莫里斯说的是真的——一方面是因为玛琪的死亡疑点太多,她本就怀疑不是血族所为。另一方面,因为莫里斯这人的骄傲会让他不屑在这种小事上说谎。

    但是在这之前她却也确实受到了苏西的攻击,这又是怎么回事?

    “事实上,冈德尔先生,我们还有另一位受害人可以证实我们确实遭到了血族的迫害。”她刚想到这里,老巴德便正好提及,“薇薇安,你可以和我们一起向这位血族先生讲述一下那晚的过程吗?”

    “受害的人类?居然是你?”听到名字,瑞恩转过头用不相信的目光看向薇薇安,显然是想起了她那那一记重拳的威力,“你确定你会受害吗?”

    “当然了,我怎么也是个柔弱的女孩子。”薇薇安不客气的回答,“圣骑士先生也在。梢晕易髦。”

    尼尔森沉默的点点头。

    瑞恩看了看这位金棕头发的圣骑士张了张嘴,最后放弃了。他耸了耸肩。

    “恐怕这里面有不少误会。”冈德尔适时的出声,“但我们不得不说明一点,莫里斯伯爵说得很清楚了,我们可从来不会咬人类脖子的这里。”

    他用手在自己的脖子上比了一下。

    “那样太不优雅了。”瑞恩表示非常赞同,“每一个,我不得不强调一下,所有的血族都不会这样做。”

    所有人都面面相窥。

    他们又不是血族,自然不会理解血族的进食习惯——难道他们平时不都是咬脖子吗?

    唯有薇薇安却一下子明白了。

    瑞恩他们说的位置是人类脖子上颈动脉血管的位置,因为一旦咬开那里,血会因为血压瞬间滋出来。即使是血族,也不会愿意把进食场面变得脏乱不堪,被喷的满脸都是血。

    但显然在这个世界里,人类关于自身身体的研究还没有这么先进,大约只有血族这样天然的种族猎手会知晓这个原理。

    而大量失血,确实能和她听到的有人在现场看到了大片血迹的传言对上了。如果不是血族作案的话,唯一的困难恐怕只有怎么把受害人身上剩下的血液都抽干了…但在这个魔法的世界,似乎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果然是有人在挑拨人类和血族的关系。

    这个人又是谁呢?莫里斯会怎么看待这件事呢?一时间她的思绪纷乱。

    然而和老巴德一样把这当成推托之词的人类显然不是少数。就连马修老师也都眉头紧皱,显然也在摇摆不定。

    有尼尔森在场交涉,她干脆装沉默,只对圣骑士的说辞进行补充——当然避开苏西的那些话。

    他们讨论了半天,最后似乎勉强相信了血族们的说辞:

    “好吧,好吧,我们会按你们说的继续追查这件事…”老巴德不太认同的说,“但,恕我直言,我觉得你们也应该管教一下你们手底那些低级的血族们了。”

    “因为他们什么都没有做,所以管教吗?这样的理由太荒谬了。”

    瑞恩不客气的说:“以及我认为说谎才是人类的通。故歉酶枰煤贸共橐幌伦约旱南氯嗣,以免鱼目混珠。”

    他说完不知怎么还特意看了一眼在旁边的薇薇安。

    ??????

    你们吵架就吵架,不要祸及鱼池好么。

    这样的争执显然是无法达到一致的。在话题逐渐歪曲以后,最终两方不欢而散。

    于是在半夜雨停了以后,血族的马车又出现在了天空上——正如他们来的时候一样,他们离开的也很突然。几乎是在条件容许情况下,迫不及待的离开了。

    那时候薇薇安还没有入睡,白天睡得太多竟然有点失眠。她正在坐在灯下,看着手中的那封信。

    马的嘶鸣声从远处传来,她起身推开窗户,恰好看到它们从天边滑翔而过,飞入云中消失不见了。

    没有月亮的夜晚,只有阴云漫天。雨后的凉意上涌,薇薇安不由的深吸了一口气,似乎清醒了一点。

    莫里斯居然就这样走了?是因为对下午的争执很不愉快?他最后也没有给她一点提示,除了这封信甚至没有留下一丝线索。

    它就像通往真理的钥匙,

    又像诱惑夏娃的苹果。

    不论是哪一种都让薇薇安苦恼不已。

    苦恼的不知她一人。玛琪的事情看似解决了,事实上却遗留下了更多的疑议。贵族们显然是下意识不会相信血族的。但他们也会为自己着想,所以该调查还是会调查下去。

    而在众人之中,唯一高兴的,大概只有因为莫里斯的离去而如负释重的伯伦特男爵。

    “这有什么难?让下人们继续留意下去就行,”大约因为了却了一件心头大事,他现在坐在椅子上又恢复成了薇薇安第一见他时那副的自得的样子。他一面捋着他的那一瞥胡子一面和他们说,“托玛琪的福,现在府中总算少了那些莫名其妙来投奔我的小姐先生们的身影。我想短时间内,我终于不用被他们吵的头大了。”

    他这话说的实在有点过分,连妮可都忍不住扭头看了他一眼。

    “贝克夫妇拿到了他们想要的赔偿金已经离开了,要我说,这件事已经结束了。”他非常轻松的说,“即使莫里斯伯爵不会约束那些小蝙蝠们,但他在我这里露面的事情总有一定威慑力的。光明神在上,我想一段时间我们都不用太担心他们会再出现了。”

    其他人显然并没有他这么乐观。尼尔森试探的开口:

    “但我们很快就要离开了,继续雇佣那些大魔法师其实是个不错的选择。”

    “是。乙惨厝チ。”老巴德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说,“虽然很不舍,我的朋友。”

    伯伦特不在意的摆摆手:“你们去吧。也许过不了几天,我也会去主郡。如果陛下想见我的话。至于那些魔法师…呃…”

    他顿了一下,不情不愿的说:“好吧,光明神。强刹槐阋。”

    老巴德和妮可对视了一眼,摇了摇头。

    “父亲,我们说好要找出杀害安娜的凶手的,在这之前您应该再多上心一些。”妮可忍不住说。

    “好吧好吧…我会留下他们中的一些人的…”伯伦特的话题一转,看向坐在一边的薇薇安,“只让那些讨厌的家伙离开好了。”

    他这样明显的话里有话,让薇薇安很无语。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他们的角色反转过来了:变成了默默在暗地里说她坏话的伯伦特先生,和正大光明在台面上嚣张不已的自己。

    她转了转眼睛,当做没听到。跟着圣骑士尼尔森一起走了出去。

    不过这样的局面也是她已经预想到过的:自己与莫里斯在舞会上突然的互动必然会让大多数人都浮想联翩他们是不是有什么外人不知道的关系。

    当然,那位血族伯爵自然是故意这么做的。

    他在削弱自己与其他人之间关系。

    人类对他是敌视的,所以他就故意在舞会上制造出假象给他们看。用这样的方式挑拨她与这些贵族之间的联系:

    ——在没有绝对信任的前提下,人们难免会发挥自己的想象力想更多。

    他无疑玩弄人心的高手。

    至少现在他做的就很成功:多疑的贵族们,果不其然会开始怀疑她了。他们再不像以前一样会被她可怜的外表蒙骗,甚至会开始提防她。

    天知道,自己真的是一个被威胁生命而想保命的小可怜而已。

    不过在这种挑战让薇薇安有种棋逢对手的兴奋。开玩笑,如果都是一些随意被她的演技就能哄弄过去的小角色,还有什么意思。

    既然要互相伤害,那就看看到底谁更疯!

    不过让她没想到的是,在那天舞会上被流传出去的除了自己的各种绯闻以外,还有一个版本居然是关于‘l-ing'l-e:n光明神信徒莫里斯’的狗血故事。

    在这个故事里,莫里斯伯爵是一个求而不得的可怜光明神信徒,碍于种族原因只能歇了这份心思。渐渐地,他变成了一个喜欢收集所有和光明神相关的东西,并且已经达到了变丨态的地步,所以像薇薇安这样外表圣洁的女孩是他最喜欢的。

    ?????

    不得不说,人类的想象力什么时候都能让她惊叹不已。

    “不论是伯伦特男爵还老巴德,他们都不建议我接下来带你去参加光明圣女的选拔。”她回过神的时候,听到尼尔森突然开口,“但我还是想要亲自听你来讲述一下那天晚上莫里斯伯爵与你之间事情的真相。”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